版權所有:朝暉城建集團   南昌市紅谷灘新區世貿路1001號世貿元亨大廈19樓     電話:0791-83878695
網站建設:
中企動力 南昌    編號:贛ICP備10005287號

友情鏈接

Links

企業文化

>
>
>
細聽老建筑人說建筑業新“標簽”

細聽老建筑人說建筑業新“標簽”

瀏覽量

曾幾何時,建筑業渾身上下貼滿了各式各樣的“標簽”:就整個行業而言,被稱之謂“高危腐敗行業”;建筑業的產品被冠上“豆腐渣工程”;建筑業承包商被貶稱為“小老板”“包工頭”;建筑工地環境屬于“臟、亂、差”;建筑工人被統稱為“農民工”。5000多萬從業人員的大行業,為國家經濟建設做出巨大貢獻的支柱產業,這幾十年在政治生活中似乎變成可有可無、無足輕重的行業。作為一輩子從事建筑行業的人,反而老覺得愧對國家,有一種灰溜溜的感覺。甚至有少數的第一代建筑人不愿意讓自己的孩子再干這個行業,許多年輕人自己也不愿意選擇從事這個苦、臟、累、險的行業,有些民營建筑企業法人代表70多歲了還在撐著,為什么?沒有人接。沒有社會地位的工作,哪個年輕人愿意干?別看筆者干過13年省建筑工程管理局副局長,在這行業干著也總是憋屈,在職時參加過兩次全省經濟工作會議(第三次拒絕“代”開會),會議材料中洋洋灑灑兩萬多字的工作報告,居然沒有建筑業一個字,當拿著報告向會務組提出質疑:江蘇是建筑業大省,連續多年建筑業增加值占全省GDP6.5%以上,怎么就不算經濟工作?會務人員答復:報告是某某部門起草的,也許對你們的行業不了解,所以把建筑業漏掉了,明年一定記得補上。結果到第二年全省經濟工作會議材料拿到手,第一時間想看看建筑業在上一年為地方經濟做了哪些貢獻?省政府在當年對建筑業有些什么要求?誰知把會議材料從頭翻到尾,仍沒有建筑業這個詞,感覺建筑業與經濟工作一點關系沒有。

沒有產業地位,從何談產業政策?省里如此,堂堂“建筑強市”也是如此,某市政府工作報告中也沒有找到建筑業這個詞,要知道,建筑業增加值在當地GDP中的比重,多年可都是兩位數啊!為什么會出現這種現象?這是虛擬經濟在經濟生活中被拔高到不恰當的位置,許多人被“杠桿”杠昏了頭,雖然建筑業“是可以為國家增加收入、增加積累的一個重要產業部門”(鄧小平同志1982年作出的論斷),但由于建筑業是實體經濟,所完成的實物量是一塊磚一塊瓦砌出來的,沒有“虛”的來得快,加上許多媒體只顧吸引眼球,不分青紅皂白,推波助瀾,專門報建筑業的負面新聞:誰誰討薪爬塔吊了, 某某地方工人在政府門前聚眾鬧事了…….至于深層次原因,沒人愿意去追究,使得建筑業在許多政府領導(包括行業主管部門領導)的眼中成為一個令人頭疼的行業。

當2009年為克服世界金融危機,國家出臺十大行業振興規劃,結果令人遺憾的是“十大行業振興”都輪不上建筑行業。所以改革開放幾十年來,形成巨大的反差:一方面建筑業為社會創造了巨大的財富,每年吸納了大量農村轉移勞動力,靠自身的積累對經濟社會發展、城鄉建設和民生改善作出了重要貢獻,另一方面雖然全行業最早推向市場經濟,但深化改革相當滯后,以至于十八屆四中全會后倡導“依法治國”的大背景下,《建筑法》的修訂卻依然遙遙無期,嚴重制約了建筑行業的健康發展。幾十年的實踐可以看出,建筑業的上位法《建筑法》是脫離建筑業實際的,因為下位法必須在上位法的范圍、幅度、種類內立法,這客觀上造成有些符合建筑業實際的行政法規和規章也無法出臺,上述法令與行業實際脫節的最直接后果就是建筑市場混亂的情況已經持續多年,市場上從業者違法違規行為屢禁不止。

本著為行業鼓與呼,對行業發展寄予殷切希望,筆者在2016年12月29日一個研討會上的講話用“投資、重視、政策、裝配式”四個關鍵詞研判分析2017年中國建筑業形勢,認為“建筑業的春天來了”,但當時很大程度上還是帶有希望和預測的成份。沒想到的是,美好的期望變成了現實:剛剛過去的2月份,《國務院辦公廳關于促進建筑業持續健康發展的意見》(國辦發〔2017〕19號,以下簡稱“國辦文件”)下發了,筆者看了一遍又一遍,得出的印象是:中國建筑業的春天真的來了!國務院辦公廳的文件為建筑業貼上了新的“標簽”,為建筑業發展指明了方向。

新“標簽”之一:

建筑業是國民經濟的支柱產業

開門見山,直奔主題,結束了幾十年“建設事業”與“建筑業”之爭。建筑業是一個有目共睹的傳統大行業,當初不知誰的主意,用“建設事業”四個字把“建筑業”三個字覆蓋掉了,就連國家堂堂建設行政主管部門里的內設司局也不再出現“建筑業”字樣,于是乎各個省的“省建筑工程局”也就在機構改革中被改成了行政性總公司“省建筑工程總公司”,隨著時間推移,政企分開,總公司也演變為完全企業化管理的“省建工集團”。上行下效,建筑業從體制上就完全融入市場經濟。現在既然國務院同意和肯定了“建筑業是國民經濟的支柱產業”的地位,作為支柱產業就應該有一個專門部門來謀劃產業的發展、規范行業和市場行為,哪怕名正言順再掛上“建筑業司”的牌子,對全行業的振興都可以起到不可估量的示范作用。

新“標簽”之二:

我國建筑業快速發展

這是有目共睹的,改革開放初期,1978年建筑業增加值138.9億元,占當年國內生產總值3678.7億元的比重為3.8%,2015年的建筑業實現增加值46546.6億元,占國內生產總值682635.1億元的比重為6.8%,國家GDP總量增長185倍,建筑業增加值增長335倍,并且占國家GDP的比重從3.8%上升到6.8%,增長3個百分點,支柱產業的地位越來越明顯(2015年建筑業在國民經濟中的比重分別高于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的4.4%、住宿和餐飲業的1.8%以及房地產的6.0%);美國《工程新聞紀錄》公布的2015年度全球最大的250家國際承包商中,我國內地企業入選65家,其中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名次從上年的第9位躍升到第5位,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全面推進,我國對外工程承包前景非常看好。

新“標簽”之三:

建造能力不斷增強

上世紀70年代,江蘇建筑企業參加大慶油田的建設,當時不要說塔吊,就連簡易的吊裝工具也沒有,五層樓的職工宿舍,上千斤混凝土預制板,全是靠工人用肩膀抬上去的,腳手架也是便宜的毛竹腳手架,而現在不僅大噸位塔吊,而且大型、超高砼輸送泵在稍有點實力的建筑企業都配備齊全,更不用說鐵路、交通施工企業的盾構機、鋪軌機等等。珠港澳大橋沉管隧道的吊裝,500米射電望遠鏡的安裝,成百上千幢數百米超高層建筑等等,不斷刷新中國建筑工人的建造能力和水平。

新“標簽”之四:

帶動了大量關聯產業

根據有關專家對國民經濟42個部門的研究,建筑業對關聯產業的拉動作用是巨大的,其中產業直接拉動為每萬元產出拉動其他行業7345元,間接拉動為每萬元建筑業拉動16708元,影響力系數達到1.2317,遠遠大于房地產業的0.3193。建筑業的發展既是建筑產品的生產過程,也是對大量關聯產業提供的物資材料、設備的消費過程,帶動包括鋼鐵、水泥、木材、玻璃等50多個行業成百上千種材料的生產。所以,專家用一段話概括建筑業對相關產業的拉動:建筑業通過完成大規模的固定資產投資,為國民經濟各行業的持續發展提供物質基礎,直接影響著國民經濟的增長和全社會勞動就業狀況以及城鄉居民的生活質量。

新“標簽”之五:

吸納大量農村勞動力

用數字表達更能說明問題。根據國家統計局年鑒資料,到2015年底,全社會就業人員總數77451萬人,其中建筑業從業人數5003.4萬人,比上年增加466.4萬人,增長10.28%,建筑業從業人員占全社會就業人數的6.46%,比上年提高了0.59個百分點。建筑業在吸納農村轉移人口就業,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和維護社會穩定方面發揮了顯著作用。5000萬從業人員按三口之家計算,涉及1.5億人口,這占中國總人口10%強,無疑對于助推人民致富奔小康,對黨中央提出的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做出不可估量的貢獻。

國務院辦公廳這次下發的文件是1984年以來國家對建筑業下發的正式文件,為建筑業正了名,建筑業從此有了新名片,特別是李克強總理所做的《政府工作報告》,也前所未有的直接提出“推進建筑業改革發展”,極大地鼓舞全行業干部職工振興建筑業的信心和決心。但是如何做到國辦文件要求的“持續健康發展”,如何正視該文件指出的“建筑業仍然大而不強,監管體制機制不健全,工程建設組織方式落后,建筑設計水平有待提高,質量安全事故時有發生,市場違法違規行為較多,企業核心競爭力不強,工人技能素質偏低”等八大問題,歷史地擺在每個建筑人的面前。說直白點,就是如何讓國辦文件明確提出的20條改革發展的重點措施實現政策“落地”。

這20條措施真的很好,非常切合建筑行業發展實際,非常接地氣,應該是條條都說到企業心里去了,但是要逐條加以落實,卻又是任重道遠,不要奢望一蹴而就,筆者的體會和建議如下。

一、關于優化資質資格管理。國辦文件提出“進一步簡化工程建設企業資質類別和等級設置,減少不必要的資質認定”“強化個人執業資格管理,明晰注冊執業人員的權力、義務和責任,加大執業責任追究制度”。筆者認為這是行業監管方向上的大變革,是抓住了建筑業發展的“牛鼻子”。多少年來,行業監管跳不出“重企業資質”的思路,結果是越搞越復雜,越搞越捉襟見肘,根本無法實現建筑產業鏈上新型行業全覆蓋。所謂的資質管理實質上行政許可前置管理,因為社會在進步,新型行業層出不窮,豈是“資質”這一辦法能管得過來的?譬如:空氣凈化專業,資質類別上沒有,但實際生活中不僅醫療事業、精密制造業,而且軍工行業對嚴格的凈化要求也離不了空氣凈化專業施工,不增加這個專業類別,就屬于事實上的“無資質”承攬工程——違法,如果增加類別,問題是新型行業太多,增加得過來嗎?現在權宜之計是讓從事空氣凈化的企業“套”機電安裝專業,實際上只是為了滿足市場管理的需求,兩者的施工內容和檢測設備都相差甚遠。而且更重要的是,不斷去新增前置行政許可和國務院旗幟鮮明提出的“簡政放權”的大前提和趨勢是背道而馳的,注定不可持續。

隨著形勢的發展,資質管理工作是應該更體現“放管服”中的“放”字,對現有36項專業資質中進行大幅度的壓縮,砍掉34項,只保留“鋼結構”和“建筑裝修裝飾”。把“鋼結構”資質保留并上升到總承包序列,理由是“鋼結構”是裝配式施工,是建筑業發展方向,并且鋼結構施工的安全風險大。現實中已有大量高層或大跨度的建筑,主體部分就已經是全鋼結構。既然干主體工程,怎么不應該在總包序列?把“建筑幕墻”并入“建筑裝修裝飾”,也上升到總承包序列,理由是建筑裝飾(包括大量的公建二次裝修和家庭裝修),涉及到千家萬戶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另外把“建筑幕墻”資質并入“裝修裝飾”,相對安全風險也增加?(或者修改為“相對安全風險更加可控”)。剩余33個專業資質全部予以取消。

可以設想:按照筆者上述針對資質門類管理的建議實施后,建筑市場管理的條線將會更加清晰、權責將會更加分明,而且管理的覆蓋面反而更加廣袤。凡是總承包企業自己能干的,就由其自己完成,自己沒有這方面專業施工能力的,由總包企業自己在市場上去選擇分包隊伍,而對于發包人而言,工程將由“總包負總責”,管理部門更加精準的抓住了總包企業的質量、安全、文明施工監管,實現了事實上的無縫覆蓋,這種管理將會讓總承包企業心服口服,因為“責權利”至此實現了真正的一致。反觀目前市場上做法:分包單位由建設單位指定(并冠冕堂皇地寫進合同里),卻要讓總承包企業承擔“總包負總責”的無限責任,這不僅對總承包企業不公平,而且極易造成和催生總分包企業之間諸多矛盾,但建設單位肢解分包工程本應當承擔的行政責任、民事責任甚至刑事責任反而“逃脫”。

至于本次提出的“強化個人執業資格管理”是正本清源之策。打個形象比方:出租車駕駛員的駕駛證就是個人執業資格,在運營中出現違章違規或安全事故,第一責任人就是這個駕駛員,交警根據情節輕重可以采取扣分直至吊扣駕照(即執業資格)的處罰。由此可以得出:建造師、監理工程師、造價工程師等都屬于個人執業資格,個人執業中出現違規甚至違法,首當其沖應該對其執業資格進行處罰,而不應該動不動就拿企業說事(對于重大質量或安全事故,企業當然難逃其責,但畢竟這類事故占比非常小)。對于因個人執業過程中出現的違規或者違法行為,筆者建議也可以采取記分制管理,小錯就扣分,同時也是警示,扣分滿就作為“失信”計入個人誠信檔案,取消執業資格,終身禁入該行業。至于國辦文件中提到的“有序發展個人執業事務所”,其標準的制定,應該盡早納入建設行政主管部門的議事日程,因為已有企業向筆者所在協會咨詢如何申請個人執業事務所。

二、關于完善招投標制度。完善招投標制度,除了落實國辦文件中涉及的規定內容,當務之急還是要解決好不切實際的最低價中標問題,雖然難度大(涉及《建筑法》《招投標法》的修訂),但這一根本性的問題,不從源頭解決好,沒有上位法的依據,那么下位法設計出來的招投標制度不僅是“違法”的,而且將無法指導行業實踐。

三、關于加快推行工程總承包。從目前的“施工總承包”向“工程總承包”過渡,這是建筑業發展的必然趨勢,也是加入世貿后與國際工程承包慣例接軌的必由之路。建筑行業存在的困難是建筑業中小企業居絕大多數,這些企業走工程總承包的路,短時間基本沒有可能,但如果從政府投資工程做起,帶頭推行工程總承包,對裝配式建筑原則上采取工程總承包模式,形成一種行業氛圍,形成一種倒逼機制,假以時日,就會引導越來越多的建筑企業向這個方向發展。

四、關于培育全過程工程咨詢。這有點像把現行的各種專業咨詢企業,整合到一起了,打通行業條塊分割和打破行業間壁壘,形成全方位的的“工程咨詢總承包”,應該是指導性和前瞻性的政策。

五、關于嚴格落實工程質量責任。國辦文件中規定“全面落實各方主體的工程質量責任,特別要強化建設單位的首要責任和勘察、設計、施工單位的主體責任”。這條規定太了不起了,過去談五方責任主體,有點籠統,現在分首要責任和主體責任,從建設單位開始就不敢盲目的不顧工程質量而拼命壓工期、壓造價了,因為如果因建設單位不合理的施工要求造成工程項目質量有嚴重問題,將難逃其責。監理單位是建設單位定的,基本都是按建設單位要求行事,所以監理方的失職,也應該由建設單位承擔責任。

六、關于加強安全生產管理。施工企業的安全生產任何時候都不能放松,國辦文件專門點出易發多發的“深基坑、高支模,起重機械等等危險性較大的分部分項工程”的安全管理,可謂一針見血。

七、關于全面提高監管水平。深化建筑業“放管服”改革,管的核心就是監管。國辦文件要求“強化政府對工程質量的監管,明確監管范圍,落實監管責任”,并且要求“重點加強對涉及公共安全的工程地基基礎、主體結構部位和竣工驗收等環節的監督檢查”,也就是要求抓住監管的重點,不要雞毛蒜皮的都管,反而管不過來,顧此失彼。

八、關于建立統一開放市場。打破區域市場準入壁壘,取消不合理準入條件,行業行政主管部門2013年在合肥會議上就鄭重提出來了,三四年時間過去了,有點效果,但變相的門檻仍然存在。筆者所在協會做過調查:繼續要求設立分公司的有之;要求交100萬“注冊費”的有之;以推行信息化管理為借口,層層錄入企業信息并安裝加密鎖的也有之。從表面看,推行信息化管理企業申領加密鎖很正常,不正常在于“信用”要錄入加密,“招投標”要錄入加密,進市里要加密,到項目所在地的區縣重新辦理加密,企業反映幾百元一把“鎖”,價格不算貴,但是問題環節太多、太煩了,企業辦事人員拎著一串子不同地區、不同部門要求的加密鎖去辦注冊或投標,怕搞錯了,每把鎖上都做上記號。為什么就不能把好事辦好?以市為單位,一個地區設置一把通用內容的加密鎖,信息共享,萬一人員或項目有變更信息,只要到市里統一更新就行了。說到底,還是建立統一開放大市場的服務意識不強,骨子里“地方保護”的思維不愿意“退位”。現在國辦文件要求“嚴禁擅自設立或變相設立審批、備案事項,為建筑業企業提供公平市場環境”,有關地區的建設行政主管部門千萬不要繼續“亂作為”了。

九、關于加強承包履約管理。能夠由交履約保證金轉變為履約保函形式,這是承包企業求之不得的事。但問題是這一政策“利好”怎么落實到位?比如有的建設單位在項目上馬時資金明顯有缺口,其不良用心就是通過“合法手段”收取履約保證金(國務院清理保證金文件保留的四項保證金里含履約保證金),保證金的命名權依然掌握在建設單位手中,其實質是采用“合法手段”實現了套取建設資金的無良目的,從而解決自身的資金不足。按照國辦文件,現推行的與國際接軌的“以銀行保函或擔保公司保函”方式,雖然回歸了“履約保證金”的本意,但建設單位套用承包企業資金的目的落空了,所以必然會強烈抵制。據了解,到目前為止國內工程項目極少有同意采用保函形式的,看樣子就這條政策落地,非要有關部門專門下發一份強有力的“實施意見”才行,并且要在政府投資項目上帶頭實施。

十、關于規范工程價款結算。國辦文件這條力度最大,措辭嚴厲。這條如果能夠真正落地,是施工企業特別解渴的。現實生活中,用審計拖延結算已成常態,并且成了“共識”,現國辦文件規定“建設單位不得將未完成審計作為延期工程結算的、拖欠工程款的理由”,真正執行起來,可能會有相當的難度,繼續用審計作為手段拖延怎么處罰?對此應該有可操作性的制裁措施。對于“未完成竣工結算的項目,有關部門不予辦理產權登記”和“對長期拖欠工程款的單位不得批準新項目開工”,這兩條只要有關有權部門真正履行職責,就不難實現設計該舉措的初衷,而且道理上也完全說得通。因為未完成竣工結算,就相當于這個建筑產品的價格還沒最后出來(與房屋銷售價不是一個概念),如果地方政府有權機關又為這類項目辦理了驗收備案、產權登記,實際上就是助長了建設單位拖延結算,拖欠工程款的惡行。對于長期拖欠工程款的單位,你哪里還有能力上新項目?如果對這種拖延結算的建設單位不加管束,還給其再批新項目就意味著不僅老的拖欠工程款不還,還會增加新的拖欠工程款。

國辦文件還提到“嚴格執行工程款預付制度,及時按合同約定足額向承包單位支付”。“預付款”這個詞真正是久違了,雖然這是國際工程承包的通行做法,但這幾十年施工企業可能連想都不敢想,不讓企業墊資已經是燒高香的事情。誰還奢望有“預付款”?不僅如此,國辦文件還專門提到“通過工程款支付擔保等經濟和法律手段約束建設單位履約行為,預防拖欠工程款”,說明拖欠工程款這一“頑疾”已引起高層重視,并且提出了用支付擔保的方法。筆者認為履約擔保與支付擔保(行業上稱為“雙擔保”)必須上升到法律層面才能徹底解決,現在國辦文件提出來了,應該是積極的信號,但是更重要的是應該在《建筑法》及其部門法律法規等文件中修訂予以明確并對應有罰則措施,如此方才更有嚴肅性和威懾力。

十一、關于加快培養建筑人才。 建筑業人才缺乏的危機感和緊迫感在業內已經引起憂慮,現在國辦文件從“建筑師隊伍”“建筑業高級管理人才”“建筑業專業人才”“技能人才”和“建筑工人”等五個層面提出了要求和指導意見,特別是透露出重要信息,要鼓勵“發布各個技能等級和工人的人工成本信息”,意味著建筑工人的工資不能不分技能高低“一刀切”發放。過去建筑業實行八級工資制時,按技術等級拿報酬,小年輕們學技術的熱情是很高的,誰要是年紀輕輕評上個四五級工,那可是很風光的事,七八級工老師傅們一個人工作養活一家人是常有的事。要大力弘揚工匠精神,就必須把工資分配向關鍵技能崗位傾斜。干好干壞一個樣,培養不出高素質建筑工人。國辦文件還提出校企合作的模式,這是條捷徑,江蘇龍信集團走校企聯合辦學的路子,五年實踐證明,“留得住、用得上、上手快”,受企業歡迎,值得借鑒。

十二、關于改革建筑用工制度。 萬丈高樓平地起,設計再先進,管理再科學,要想干出優質工程,每個工程項目都是出自各類工種建筑工人的雙手。所以對現行建筑勞務企業實行專業化轉型,已經是勢在必行。記得當初江蘇金壇建筑勞務隊伍進北京都是以專業承包隊的形式,稱呼某某大隊,如砌筑大隊、鋼筋大隊、木工大隊等等。由于按工種呈專業化,技術熟能生巧。有一次,北京知名建設方問金壇縣一位砌筑大隊負責人,這么大面積的外墻貼瓷磚也不知道你們干的質量怎么樣?這位負責人回答:請首長檢查,發現一塊瓷磚沒有貼實,有“空鼓”,這幢樓外墻所有外貼瓷磚,我們一分工錢都不收。為什么這位大隊長敢如此拍胸脯?是因為手下能工巧匠干的活讓他有底氣。建立建筑工人的信息平臺,對建筑工人開展實名制管理,改變現在工人無序流動局面,把工人的身份信息、培訓情況、職業技能、從業紀錄都用信息化管理,更有利于提高個人素質。

十三、關于保護工人合法權益。筆者曾擔任過省清欠辦公室負責人,親自參與處理過多起農民工工資糾紛,嚴重的一起甚至揚言要堵南京長江大橋。這些十分普遍的行業亂象首先是由于拖欠工程款引發農民工工資拖欠占的比重較大,其次就是用人單位和勞動者法律意識和維權意識淡薄,不簽訂勞動合同是一個十分普遍的現象,工人被拖欠工資了,拿不出維護自己合法權益的依據。國辦文件專門為保護工人合法權益列上這一條,實屬非常有必要。國辦文件要求到2020年基本實現勞動合同全覆蓋,這就讓這項工作進入了倒計時,各級建設行政主管部門在制定“十三五”規劃時不僅要寫進規劃,還得倒排進度了,從“全面落實勞動合同制度”“健全工資支付保障制度”入手,對拖欠工人工資的企業采取限制市場準入的懲戒措施,到建立健全與建筑業相適應的社會保險、工傷保險,全方位促進建筑工人穩定就業。20年前如果有這一系列措施和“尚方寶劍”,當初抓清欠工作何至于那么辛苦?

國辦文件中關于推廣智能和裝備式建筑、提升建筑設計水平、加強技術研發應用、完善工程設計標準、加強中外標準銜接,以及提高對外承包能力和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包括前面13條重點,每個措施都是從建筑業實際出發,精準到位,對于理清建筑業改革發展的方向,讓建筑企業增加發展信心并且選擇適合自己的發展路徑,都具有劃時代的指導意義。

筆者作為一個老建筑人,深深為現在在崗在職的建筑同行覺得自豪和慶幸,建筑業發展趕上了好時代、好機遇。真心祝愿我們建筑業同行,沐浴著建筑業春天的陽光,擼起袖子加油干,為我們的祖國做出更大的貢獻,為把中國建筑業建成國民經濟名副其實的支柱產業而奮斗!

(工程質量)

捕鱼游戏机 241496551692554709992562809146403396159052424731522782591887718715836249641774229172068726680167542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