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權所有:朝暉城建集團   南昌市紅谷灘新區世貿路1001號世貿元亨大廈19樓     電話:0791-83878695
網站建設:
中企動力 南昌    編號:贛ICP備10005287號

友情鏈接

Links

企業文化

>
>
>
建筑業的高質量發展,呼喚技術回歸!

建筑業的高質量發展,呼喚技術回歸!

瀏覽量

這段時間中美貿易戰打的可謂是不可開交、驚心動魄,其中一個重要方面就是對中國高新技術行業和產品的打壓,甚至不惜舉全國之力圍剿5G通信技術和華為。

特朗普讓我們重新認識了華為和任正非,華為自信和堅挺的背后,是每年超100億美元的研發費用、近8萬名研發人員、8.8萬項授權專利以及海思芯片、鴻蒙系統等超強技術能力和儲備,華為強大而持續的技術創新能力,為華為構建了深邃的“護城河”。

反觀我國建筑企業,很多企業增長停滯、動力匱乏的的關鍵原因是技術的缺乏甚至喪失!

技術生,而萬物生,這是實現企業持續增長的根本源泉(本文中的“技術”泛指專業技術和管理技術)。

1“技術無用論”誤國誤企誤人

筆者浸淫建筑行業二十年,很多建筑企業,尤其建筑施工企業把自身定位在產業鏈的下游,認為附加值低、技術含量低,“書本無用”、“知識無用”、“技術無用”至今仍有一定的市場,何其荒謬!何其可怕!

由此導致的亂象是,規范作業被野蠻施工代替、科學管理被長官意志代替;尊重知識、熱愛技術被當成了“書呆子”,技術創新、管理變革被說成了“別出心裁”,墨守成規、思維僵化反而成了企業的“常態”。

其實,越是附加值低,越需要技術的支撐和突破,“技術無用論”讓我們與管理常識和規律背向而馳卻渾然不覺。

任何對技術和技術人才的漠視和打壓都是“耍流氓”,最終只能是誤國誤企誤人。

建筑業的高質量發展強烈呼喚技術的回歸!

“技術無用論”者不知道的是,技術是一種重要的資源,重要的稀缺資源;并且能夠引導資源的有效配置,促進全要素生產率的提升。

建國初期,正是依靠技術進步實現了新中國的快速發展,在經濟困難的時期,毛主席也明確要求:“要下決心,搞尖端技術。”“兩參一改三結合”,干部參加勞動,工人參加管理,改革不合理的規章制度,干部技術員工人三結合,即使今天來看,也不失為很有效的手段。

時至今日仍存在“技術無用論”不能不說是一種“倒退”,并且,與“技術無用論”并行的是技術的虛無化和表面化。

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的發展掩蓋了技術本身應具備的不浮不殆、不急不躁、畢路藍縷、久久為功的精神。

不過,技術本身也具有強烈的路徑依賴性,當企業的技術路徑鎖死時,企業就會淘汰。

在1920年共產主義大會上,列寧警告他的同志:“對企業管理的看法,往往充滿了十足的無知,一種反對專家的錯誤精神”。

可惜的是,近100年后這種悲劇仍在上演!

2專業技術是“根”

“根”即“根基”之意,指項目或企業生存、發展的基礎。

鄧小平同志說過:“世界上的事情都是干出來的”;習近平同志指出:“社會主義是干出來的”;我們也常說:“項目是干出來的”。

不過,如何干,怎么干,怎么干得更好,卻少有人研究。

大家更熱衷于做“管理者”、更喜歡指手劃腳、發號施令;缺少了抓基層、打基礎、苦練基本功這種真抓實干的精神。

我們知道,一個建筑工程往往是由上百道工序組成的,一個環節出現了問題,就可能會對項目整體造成影響;而保證不出問題的關鍵,靠的是技術支持和技術把關作用。

現在的管理手段不可謂不多、不“潮”、不“靚”,但問題仍層出不窮的重要根源就是,弱化了技術的“根基”作用;沒有技術支撐的專業化、流程化、規范化,就好比是沙灘上建房子,根基沒打好,遲早會出問題的。

企業技術迷失的突出問題有二個。

第一個問題是“形式主義”,追求花架子,現象是盲目“跟風”新名詞、新技術、新概念和新工具。

我不是否認新生事物,而是說沒有扎實的基礎,只會是霧里看花、水中望月。其實,所有新鮮的技術掩蓋了基本的原理,要想真正的掌握技術還是走下云端,扎扎實實的把基礎知識學好、把基層做好、把基本功練好;萬丈高樓平地起,勿在浮沙筑高臺,只有把握住源頭,掌握其本質和原理,才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從而立于不敗之地。

第二個問題是“兩層皮”,方案一個樣,現場一個樣;寫是一個樣,干是一個樣;并且這種認識像病毒一樣,很有擴散性和殺傷力的。

對技術赤裸裸的的蔑視,不出問題才怪!現場調查得清楚,方案做到細致,做到方案設計和現場施工一體化,現場優化和技術服務一體化,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之道。

“根”即“根本”之意,闡明了企業的競爭之道。

企業存在的價值是能夠提供產品或服務,企業盈利的根源是提高品質,客戶愿意多花錢;實現這兩個目的的關鍵是技術;能夠做事情,企業只會是”活下來”,但“活得好”、“活得久”的關鍵是核心技術,所謂的“專業化”也更多是打造核心技術。

現在的建筑企業,也存在一種“脫實向虛”的不好傾向,說的多,干得少;做“管理”得多,做技術的少。

我們天天吵著要遠離競爭、遠離藍海、遠離同質化、遠離低價,但就是不愿意打造技術、打造核心技術;也正因為如此,我們的護城池不夠寬、不夠深,我們的護城墻不夠高、不夠厚,才會在同行的沖擊面前,潰不成軍。

目前,大力弘揚的工匠精神,就是對技術回歸的一種呼喚。

技術是競爭的第一要素,我們需要沉下心來,做對的事情,做難的事情,做需要時間積累的事情。

我想提醒大家的是,國內的價格戰已持續了多年;目前,中美貿易戰陷入膠著狀態,那么,站在全球化視野,建筑業是否也會有一場“中美貿易戰”呢?

3項目管理技術為“器”

說到項目管理,不能不提魯布革。

“魯布革沖擊波”是中國項目管理發展史上一個劃時代的事件,開啟了真正意義上的中國項目管理時代的元年。

正如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李鵬視察魯布革水電站工地時感嘆:“看來同大成的差距,原因不在工人,而在于管理,中國工人可以出高效率。”

可見,項目管理在促進工期、控制成本、保證質量等方面發揮著關鍵作用。

“項目管理就是將知識、技能、工具和技術應用于項目活動,以滿足項目的要求。”(《項目管理知識體系指南(PMBOK指南)(第6版)》

不過,項目管理發展到今天,我們不得不面對的一個可怕現狀是,很多項目管理是缺乏“技術”的,往往將項目成功(或者僅是完成項目)等同于項目管理成功,用經驗管理代替科學管理,閉關修煉、自成一派、江湖奇術等并不是項目“江湖”中的個別現象。

正如科茲納博士所說:“膚淺地應用項目管理,即使持續很長時間,也不會達到什么出色的效果。相反,會導致重復錯誤,更糟糕的是,你所學習的正是你自己的錯誤而不是別人的錯誤(努力地、重復地把錯誤的事情做正確)”。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項目管理技術即是項目管理的有力工具。

20世紀50年代,以網絡計劃技術為基礎的項目管理技術誕生,目前為止,比較成熟的項目管理技術主要包括工作分解結構WBS(項目范圍管理)、網絡計劃技術(PERT、CPM)、EV掙值分析、風險分析等。

項目管理的本質是整合、整合資源的工作,管理技術為整合提供了可能。

通過項目管理技術,為項目搭建了可不斷進化、優化的生態系統,包括時間、空間、信息,物料、人員、資金等各種資源要素,通過項目管理方法和技術的使用,促進資源要素之間的協同和整合,從而實現資源的高效科學配置使用。

同時,項目生態系統可以根據外部商業環境、項目干系人(目標或范圍)的變化進行自調整、自適應,做到剛性(目標)約束,柔性生產。

其實,CPM、PERT、EV等項目管理技術本身就具備統籌整合的系統思維、分析預判的戰略思維和協同作戰的整體思維。

反觀失敗的項目,毫無科學性、技術性可言,組織上疲于奔命、忙于“救火”,資源配置上捉襟見肘、無米下鍋,團隊協作上怨聲載道、一盤散沙,表面上熱熱鬧鬧,內地里亂亂糟糟;明明可以靠腦子吃飯,偏要要靠力氣干活。

老子說:“知不知,尚矣;不知知,病也”。老子很幽默,2000多年前就告訴我,不懂裝懂,不知道卻自以為是一種病。

如果說不知道、不學習、不應用項目管理技術是一種病,那么,過度迷信所謂“新項目管理技術”則是另外一種病,姑且稱之為“新項目管理技術幻覺”吧。

近幾年隨著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的發展,激起了人們對未來的無盡想象;很多項目或企業藉希望于借助新技術實現快速發展。

不過,我想告訴大家的殘酷事實是,互聯網等新技術對管理效率的提升并沒有我們想象的那么大。

人民大會堂1958年10月動工,1959年9月建成,用時僅380天;成昆鐵路一線天橋主拱圈于1966年7月開始砌筑,同年10月建成,歷時99天......

這些工程建造之神速,在信息化高度發達的今天,也令人嘆為觀止。

我認可劍橋大學約翰·伯瑞教授在《進步的觀念》中的觀點,“在人類歷史的大部分時間里,都沒有進步的觀念。”那為什么互聯網等高科技的出現沒有帶來生產率的大幅飆升呢?因為,我們錯把互聯網當成了目的,而不是手段。

由于有了電腦、手機、互聯網,我們不愿在方案的策劃、工期的制訂上花費更多的精力,我們太喜歡動態調整和隨機應變了,很顯然,很多“變化”是我們人為“制造”出來的。

還有,我們用在手機或互聯網的時間,更多是娛樂,這些對生產效率的提升一點關系沒有。

并且,流行的微信群、OA工作組等工作方式,并不能代替傳統的團隊建設;事實上,正是這些社交或辦公軟件割裂了人與人之間的聯系;在高度互聯互通的互聯網時代,每一個人反而把自己變成了“孤島”,團隊成員之間的聯系沒有更緊密,反而更松散了。

所有這些,都值得我們警惕和思考。

我建議,不妨丟掉手機一天、一周,對項目管理有一個全新的認識。

我們要牢記的是,隨著時間或技術的變化,管理者們在處理不同的事物,但一直沒有處理不同的管理。事實上,我們只關注了正在發生的變化,其實大多數事物并沒有變化。

4企業管理技術是“魂”

企業管理加上“技術”,可能是我的原創或首創。不過,我還是能找到一些依據的。

現代管理之父彼得·德魯克說:“管理是一種實踐,本質不在于知,而在于行。”加拿大學者亨利·明茨伯格也認為,管理既不是一門科學,也不是一種專業,管理應被當成實踐。

從“實踐”的意義上講,管理后面加上“技術”,也未嘗不可。

企業管理是太過于宏大的話題,企業作為一種經濟組織,我們有必要從經濟學的角度,回歸經濟學中最重要的價值判斷標準,那就是效率。這是最簡單、最根本、最靈魂的思想,也恰恰是我們丟掉的東西。

企業管理技術需要直面現實,解決問題。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從技術的角度,管理講究實戰性和實用性,要能一招制勝和招招制勝。管理者應經常審視,企業的管理是否存在冗余,是否有bug,是否能夠整合和優化。

那么,提高管理效率的一個重要原則,就是要搞清楚是基于事實判斷還是價值判斷。

比如,項目虧損的原因我們往往從“價值判斷”角度,主觀上認為是項目管理不力或者是可能存在的腐敗造成的;其實,從“事實判斷”的角度,是企業資源配置系統失效以及資金流動性收緊造成的。

很多管理制度是基于“人本惡”的價值判斷角度去防人,其實根本沒有必要,不要在“莫須有”上浪費精力,而是應該把重心放在如何解決問題上。

企業管理技術需要創造價值。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企業管理概莫能外。

一切不能增值的管理都是無效的管理,并且還會增加管理成本,必須拋掉。

企業價值創造的誤區是,認為價值是自己完成的;這是原則性的錯誤,價值是與客戶共同創造的,商業的本質是如何讓客戶多花錢,愿意買單或給小費,而不是省錢。

另外,完成建筑工程的資源用量是相對固定,在價值增長模型中唯一的變量就是創新,具有無限的可能和空間,包括技術創新和管理創新等,其根本原理就是改變生產函數,提高全要素生產率。

企業管理技術需要面向變化。

說一故事。古時候有一拳師,每天在自家的葡萄架上習武不輟,自認為已經功夫了得。便找一同行切磋,大敗。拳師不服,說,明日到自家葡萄架下再戰。

這個故事諷刺了墨守成規、生搬硬套的管理行為;但在企業的管理活動中,寄希望以不變應萬變的管理行為比比皆是,特別是傳統的全面預算管理危害最大。

傳統全面預算的后遺癥是:越管控資金,應收賬款就越來越多,資金鏈的安全越來越讓人擔心;業務部門對外部環境的變化反應遲鈍或不做反應,喪失市場機遇;重點放在降低成本費用上,不關心能力的提升和價值的創造;片面強調業務控制,脫離公司戰略、組織目標、計劃管理和運營管理;預算編制不合理,控制太僵化,導致業務部門抵觸抵抗,設置障礙;不搞預算還好,搞了預算,成本費用反而上去了,預算管理最終成為費用膨脹的罪魁禍首等。

其實,全面預算管理并沒有錯,只是早就流行動態預算管理而我們無知而已。動態預算管理的特征是基于業務、動態和按需,更加突出一線人員的主觀能動性,及時捕捉環境變化,及時判斷業務路徑是否要調整,資源是否跟得上。

5結語

技術不死,企業不滅。

本文中我未對出現的名詞或術語做更多的推敲,也可能存在邏輯上的錯亂。不過,我想傳遞的強烈信號是,世界上沒有救世主,也沒有捷徑,回歸技術、回歸傳統才是本原。

我們好比是舉著火把找尋前行的道路,卻忘了身后的黑暗中依然散落著智慧的寶藏。

尊重技術、尊重知識、尊重人才不是簡單的情操問題,而是蘊含著深刻的經濟學原理,知識和技術是一種重要的資源,也是稀缺的資源,是企業持續增長的重要動力。

天才的軍事家拿破侖曾經說過,思想的力量總會戰勝劍的力量。技術也如此。

(工程總承包之家)

捕鱼游戏机 74062425891512335612330452892338864541920343459655126381359479983079261679516924322292438451796351363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